关注丨上游原材料版图又落一子 宁德时代借机入局澳锂矿

指南

9月4日,宁德时代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德时代”)发布通知,声明为了保护公司上游锂资源的供应,该公司拟认购Pilbara MineralsLimit-通过认购额外股份(以下简称“ Pilbara”)进行战略投资。在皮尔巴拉(Pilbara)的投资将增加宁德时代上游锂资源的储备。

?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近年来,宁德时代不断扩大国内外上游原料的布局,在布局紧缩的基础上要考虑什么?

9月4日,宁德时代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德时代”)发布通知,声明为了保护公司上游锂资源的供应,该公司拟认购Pilbara MineralsLimit-通过认购额外股份(以下简称“ Pilbara”)进行战略投资。在皮尔巴拉(Pilbara)的投资将增加宁德时代上游锂资源的储备。

值得注意的是,动力电池核心材料锂原料价格仍处于下行通道。投资者对锂矿的热情正在回落,但并没有阻止中国电池巨头宁德时代的介入。从外界来看,在宁德时代的这个时候投资皮尔巴拉并不是一个好时机。

9月11日,宁德时代的有关负责人在一次采访中说,采矿业具有自己的周期性产业特征。宁德时代对电动汽车市场的长期发展感到乐观。投资皮尔巴拉更好地获得上游资源安全并形成产业链协同效应。这是一项战略投资,而不是金融投资。

记者注意到,宁德时代已多次大规模扩大其原材料资源,并加强了全球产业链布局。除锂资源外,碳酸锂,氢氧化锂,磷酸铁锂和三元材料都有布局布局。在一系列行动的背后,令人担忧的是,宁德时代能否保证高质量,低成本的原材料供应,以巩固其在市场竞争中的领先地位。

“大萧条”中的锂矿

锂盐价格一直在稳步下降,但未能阻止中国电池巨头进入宁德时代。

目前,作为动力电池核心材料的锂价格仍在下降。根据长江有色金属网的数据,今年以来碳酸锂的全球价格下跌了13%,而自1月份以来,全球锂电勘探和开采业的活性锂指数下降了50%以上。其他主要生产商报告利润和利润大幅下降。

宁德时报宣布,通过其全资子公司香港时报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时报”)与皮尔巴拉于2019年9月3日签署了认购协议。以每股0.3澳元的价格发行总价为5500万澳元(约合人民币2.6亿元)的Pilbara的1.83亿股新股。普通股发行后占普通股总股份的8.5%。 (具体来说,以Pilbara融资的最终完成为准。)

公告称,Pilbara于2007年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ASX)上市,总股本为18.52亿股。该公司主要从事锂和钽矿石的勘探和开发。主要的采矿项目是位于西澳大利亚州的锂辉石项目。今年上半年,皮尔巴拉(Pilbara)实现营业收入4279万澳元,净利润亏损2893万澳元。

根据宁德时代,对皮尔巴拉(Pilbara)的投资将有助于进一步改善公司的产业链的上游布局,并提高公司的上游锂资源储备。从长远来看,它将对公司的未来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产生积极影响。

外国投资发行仍需经中国发展和改革部门,商务部门和外国管理部门的有关部门批准,备案或登记,以及皮尔巴拉股东大会的批准。

那么,在宁德时代,现在是玩游戏的好时机吗?顺应宁德时代,上游布局可以使公司加强对上游资源供应的保护,更好地发挥产业链的协同作用,创造更大的价值。目前,该项目仍需要获得ODI批准,并且尚未透露Pilbara股东会议的时间。

True Lithium Research首席分析师Mo Ke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从宁德时代的数量来看,它已经占据了近一半的市场份额,并且对锂矿石的需求非常大,价格的波动也影响到原材料的成本,对于这样的大公司,当然希望在资源方面有一个布局。成本。“

成本削减迫在眉睫

记者注意到,除了锂资源外,宁德时代近年来还大规模扩大了原材料资源,更多是由于需要降低成本。

受新能源补贴回落等因素影响,新能源汽车行业近期增速有所放缓。汽车分析师任万福表示,尽管终端市场向上游产业链转移尚需时日,但由于市场持续低迷,许多零部件供应商早已感受到压力。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新能源汽车的成本中,以动力电池为核心的成本至少占三分之一甚至一半,这在产业链中是相对较高的利润率。因此,在成本压力下,许多汽车公司承受着电池制造商和原材料公司的压力。当我访问4S商店时,一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随着电池价格的下降,电动汽车的价格也会下降。

2019年4月26日,宁德时代相关负责人在2018年在线业绩发布会上表示,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规模的扩大,对下降的情况进行补贴是合理的。对于行业带来的压力,这要求整个产业链,例如整个车辆,电池,材料等,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并应对补贴的影响。

目前,宁德时代除了自身技术实力的逐步提高外,还实现了整个产业链在上游资源,中游原料,下游车辆和回收利用中的整合。

为了更好地应对降低成本的压力,自2019年以来,宁德时代对上游原材料进行了一系列布局。除了对皮尔巴拉的这项投资外,今年4月,宁德时代还投资91.3亿元用于正极材料项目的建设。 9月,宁德时报及其控股子公司广东邦普共同出资人民币36亿元成立合资公司,从事阴极材料及相关资源的投资和运营。

到目前为止,宁德时代已经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和与原材料企业的协议,建立了从锂资源,碳酸锂和氢氧化锂到三元前体,磷酸铁锂和三元材料的上游原材料布局。领土。

对于公司加快上游原料布局的战略,宁德时代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加强深化产业链合作,以增强公司的整合优势,确保上游原料供应。

莫克坦言,动力电池企业应做大做强,成为行业龙头企业。它们必须向上游和下游扩展,以免出现资源“缩水”的情况。

电池行业进入洗牌阶段

在宁德时代降低成本战略的背后,动力电池行业正在经历新一轮的洗牌。对于许多公司而言,“实时”已成为重中之重。

在记者没有完全理清问题之后,自2018年以来,瓦特玛一直处于严重的债务危机中,诸如Lions Technology和Zhihang之类的许多动力电池公司一再报告了资金紧缩的消息。

以中国电池巨头宁德时代为代表的国内动力电池公司也面临压力。宁德时报董事长曾俊群在第六届20国集团锂峰会上表示。 “未来三到四年,这将是动力电池和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最困难的时期。特别是在降低成本方面,上下游企业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这需要整个产业链合作,克服困难。”

根据宁德2019年上半年财务报告,2019年上半年宁德的收入为202.64亿元,同比增长11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02亿元,同比增长130.79%。

从公司业务看,动力电池系统销售收入168.92亿元,同比增长135.01%;储能系统实现销售收入2.4亿元,同比增长369.55%。锂电池材料实现销售收入23.09亿元,同比增长32.14%。根据中原证券的数据,2019年6月,在中国动力电池装机容量排名中,宁德时代,比亚迪和国轩高科仍位居前三名。

尽管市场占有率相对较高,但作为龙头企业的宁德时代,仍需克服毛利率下降的隐忧。财报显示,宁德时代毛利率从2016年的43.7%下降到2017年的36.29%和2018年的32.79%。

对此,宁德时代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如果市场竞争加剧或国家政策调整导致公司产品价格和原材料采购价格发生不利变化,公司毛利率将下降。

除了“内忧外患”,宁德时代还面临着强大的海外竞争对手。随着股权分置政策的放开,日本和韩国动力电池企业在补贴回落后纷纷争夺市场。松下(panasonic)、三星(samsung)和lg等电池企业已开始与中国汽车企业密切合作,甚至在中国建厂以扩大产能。

在Mok看来,动力电池股是50:50,这意味着外国电池厂可以在中国设立全资或控股子公司,但这并不意味着市场将给予它们平等的机会。如果日韩电池厂能真正获得平等竞争的机会,他们应该在短期内迅速占领市场,这将影响宁德时代的大工厂,但从长远来看,它们应该加快中国电池厂的步伐。

资料来源:中国商报

免责声明:此消息是从Internet上的其他媒体复制的。为传递更多信息而张贴本条的目的不是赞同其意见或证实其描述。其独创性以及文本中的文本和内容尚未得到证实。本网站不保证或承诺本文及全部或部分内容和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及时性。本文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不想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与我们联系,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