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资讯】曲江有本难念的经

原版Cat Finance 2011.29.29我想分享

8月22日,曲江文绿(.SH)披露了2019年的半年度报告,但由于财务报告中存在异常的债务账户,五天后收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价函。

公司半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末应收账款余额为6.32亿元,同比增长24.2%,占流动资产的近63%,而公司的相应的坏账准备金仅为1883万元。它只占应收账款的3%。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曲江文绿解释这些账户的原因和应计基础。

此外,公司其他应收账款余额为4504万元,其中西安曲江新区社会关怀管理服务中心代表水电费1574万元,以及个人曹鹏的收款899万元人民币,年龄4-5岁。上海证券交易所也要求它解释这些账户的合理性。

目前尚不清楚曲江文列将如何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查询函。然而,研究公司的商业模式可以发现,这种不健康的财务状况有根本原因。看似棘手的商业模式终于成为公司长期发展的障碍。

曲江位于西安市东南部。它是唐代的皇家园林。它拥有丰富的历史遗迹,稀缺的旅游资源。曲江文绿的主要业务是曲江区的景区经营管理,酒店餐饮服务和旅游服务管理。上一财年三家公司的收入分别为65.5%,14%和17.3%。

曲江文绿管理的景区有5A级景区“西安曲江大雁塔大塘芙蓉园”,西安城墙,4A级景区曲江极地海洋公园,楼观岛文化展示区,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等,如汉窑遗址公园,曲江池遗址公园,唐城城遗址公园,唐慈恩寺遗址公园,秦鄂陵遗址公园等。

曲江文禄围绕旅游景点,管理各种相关的主题住宿和餐饮项目,包括方林园宾馆(五星级),唐华宾馆(四星级),皇宫(仿唐),金源阁(婚礼主题酒店) ,汉阳餐厅(韩国料理),银座商务酒店,曲江生态海鲜城和农业博览园。

此外,还有基于旅行社的旅行社服务,文化旅游表演,代表作品包括“梦回大唐”,水幕电影“七天大声”,“梦幻空间”等,旅游产品销售和园林绿化业务。

曲江文绿的商业模式不需要投资建设以前的景点。它只通过提供服务来赚取报酬。它与其他风景企业不同,被称为“轻资产模型”。然而,这种看似低风险的商业模式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好。作为一个声音权利很低的一方,极低的利润率和高应收账款已成为曲江最致命的两个伤害。

根据曲江文禄的财务报告数据,可以看出,虽然公司净利率自上市以来呈现增长趋势,但其年净利润从未超过1亿元。

与此同时,西安的游客数量也在加速增长。曲江文绿四周被高质量的稀缺旅游资源所包围,但却没有享受到行业快速发展带来的红利。造成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是曲江文绿的商业模式。

景区管理业务的奖励来源于景区门票和免费景区的商业活动,门票收入分为固定报酬和报酬两部分。

大唐芙蓉园是曲江文绿管理的收费站点。管理合同规定年度票房收入7986万元为基本报酬,基本报酬按渐进方式划分,但仅超过基本报酬。从10%到50%,曲江文绿可以获得50%~70%的总和,门票收入超过基本报酬的50%。曲江文化不能再划分。

换句话说,曲江文绿签署的管理合同限制了其收入的上限,即约1亿元。然而,作为曲江文绿的景区经理,经营景区的成本将随着客流量的增加而不可避免地增加。

虽然大明宫遗址公园也收集门票,但不与曲江文绿共享门票。它只规定其年度管理费为1.28亿元,其余收入来自商业活动,即景区单独收费。

类似于城墙遗址公园和大唐永眠城,可免费开票,营业收入是唯一的收入来源。

一方面,与曲江新区社会关怀管理服务中心签订的“霸王条款”允许曲江文绿承受无限的潜在成本,同时承受有限的收入。另一方面,景区的营业收入远不如门票收入稳定。

更可悲的是,随着代管年限的增加,这部分不稳定的营业收入也不得不减少。如曲江文旅与曲江新区社会事业管理服务中心签订的管理合同规定,营业收入在托管前5年不需要分割,从托管第6年开始就需要分割。曲江温律只能获得92%,每5年降低2%。

在肆无忌惮的甲方残酷压榨下,曲江文旅多年来的净利率仅为个位数,今年上半年终于突破10%,远低于行业平均利润水平。

不仅曲阜多年来苦苦挣扎的盈利状况令人担忧,其所在的曲江文旅集团,也是内部产业链上下游相互依存的大问题。

天悦数据显示,曲江文化的实际控制人是西安曲江新区管委会,其应收账款主要来自同样由曲江新区管委会控制的兄弟企业。

西安曲江新区管委会于2012年成立西安曲江文化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家大型文化产业集团,控股曲江大厦观岛文化展区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大明宫投资集团、临沂旅游投资集团、芜湖市投资建设公司等公司先后在曲江区进行了多个景区的建设。

曲江文化控股有限公司持有西安曲江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100%股权,西安曲江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西安曲江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公司拥有大雁塔景区资产管理公司、大唐光大城市文化商业集团、大秦帝国电影集团、曲江出版传媒投资集团等100%股权,涉及景区、影视、出版等多个领域。展览、演出、教育等文化产业综合组团。

西安曲江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还控制嘉润荣成房地产,秦商房地产等众多房地产,广告,工业和旅游开发公司,包括曲江文绿,曲江上市公司的主体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根据公开数据,曲江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曲江文化旅游有限公司53.2%的股权,曲江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是后者的第一大股东。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曲江文绿拥有和管理曲江城墙旅游开发,大明宫国家遗产公园管理和大雁塔风景区管理服务等景区管理公司。还有一些旅行社。

可以说,曲江新区管理委员会创建了一个涵盖多个行业的文化产业集团,通过注册和控股公司的方式覆盖了完整的产业链。曲江文绿是集团内的A股上市公司。所管理的旅游景点和服务的目标之一来自集团内部。

根据曲江文联2019年半年度报告,应收账款前五名余额按拖欠情况收取。拖欠前五名的是大明宫遗址保护改造办公室和曲江新区社会管理服务中心。江油官道文化展区管理处,曲江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曲江芜湖投资建设有限公司共欠管理费5.4亿元,公司总收入仅6.3亿元。

西安曲江大明宫遗址保护改造办公室是大明宫遗址公园经营管理的委托方。目前,它向曲江文绿的管理层欠款2.5亿元。根据合同,自2016年6月起,大明宫遗址公园的年度管理费为1.28亿元,欠款金额接近两年的管理费。

曲江新区社会关怀管理服务中心欠曲江文禄2亿元管理费,是大唐芙蓉园,曲江池遗址公园,唐城墙遗址公园,大雁塔风景区,大唐嵩城风景区和唐慈恩寺遗址公园。管理负责人。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曲江文绿的交易总额为1.64亿元。

在调查信中提到的个人债务人曹鹏更有趣。他的名字首次出现在曲江文女的年度报告中。 2014年,公司以935.5万元的名义记录了应收账款,同年累计发生了68%的坏账。原因是“管理层认为恢复更加困难”。

通过整理后渗透股权结构,我们可以发现曲江文绿拖欠方曲江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是曲江文绿的母公司,是曲江芜湖投资建设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曲江文化控股有限公司也是曲江文绿的实际控制人。

事实上,拖欠管理费是曲江文旅的常态。根据曲江文绿自上市以来的收入和财务数据,可以看出,在过去的七年中,无论曲江文绿的利润是增加还是减少,应收账款余额都在稳步增加。自2014年以来,曲江文绿的应收账款余额已超过当期营业利润。

然而,曲江文绿并非完全是应收账款的“受害者”。它还拖欠下游账户,同时遭受高额信贷。根据年报,曲江文绿过去两年的应付账款余额也高于年度营业利润。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曲江文绿应付账款期末余额占流动负债的59.6%。

最糟糕的是,曲江文绿签订的景区信托合同是一份为期20年的长期合同。合同将于2030年10月31日到期。这种情况很难在10年内彻底改变。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集报告投诉

8月22日,曲江文绿(.SH)披露了2019年的半年度报告,但由于财务报告中存在异常的债务账户,五天后收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价函。

公司半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末应收账款余额为6.32亿元,同比增长24.2%,占流动资产的近63%,而公司的相应的坏账准备金仅为1883万元。它只占应收账款的3%。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曲江文绿解释这些账户的原因和应计基础。

此外,公司其他应收账款余额为4504万元,其中西安曲江新区社会关怀管理服务中心代表水电费1574万元,以及个人曹鹏的收款899万元人民币,年龄4-5岁。上海证券交易所也要求它解释这些账户的合理性。

目前尚不清楚曲江文列将如何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查询函。然而,研究公司的商业模式可以发现,这种不健康的财务状况有根本原因。看似棘手的商业模式终于成为公司长期发展的障碍。

曲江位于西安市东南部。它是唐代的皇家园林。它拥有丰富的历史遗迹,稀缺的旅游资源。曲江文绿的主要业务是曲江区的景区经营管理,酒店餐饮服务和旅游服务管理。上一财年三家公司的收入分别为65.5%,14%和17.3%。

曲江文绿管理的景区有5A级景区“西安曲江大雁塔大塘芙蓉园”,西安城墙,4A级景区曲江极地海洋公园,楼观岛文化展示区,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等,如汉窑遗址公园,曲江池遗址公园,唐城城遗址公园,唐慈恩寺遗址公园,秦鄂陵遗址公园等。

曲江文禄围绕旅游景点,管理各种相关的主题住宿和餐饮项目,包括方林园宾馆(五星级),唐华宾馆(四星级),皇宫(仿唐),金源阁(婚礼主题酒店) ,汉阳餐厅(韩国料理),银座商务酒店,曲江生态海鲜城和农业博览园。

此外,还有基于旅行社的旅行社服务,文化旅游表演,代表作品包括“梦回大唐”,水幕电影“七天大声”,“梦幻空间”等,旅游产品销售和园林绿化业务。

曲江文绿的商业模式不需要投资建设以前的景点。它只通过提供服务来赚取报酬。它与其他风景企业不同,被称为“轻资产模型”。然而,这种看似低风险的商业模式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好。作为一个声音权利很低的一方,极低的利润率和高应收账款已成为曲江最致命的两个伤害。

根据曲江文禄的财务报告数据,可以看出,虽然公司净利率自上市以来呈现增长趋势,但其年净利润从未超过1亿元。

与此同时,西安的游客数量也在加速增长。曲江文绿四周被高质量的稀缺旅游资源所包围,但却没有享受到行业快速发展带来的红利。造成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是曲江文绿的商业模式。

景区管理业务的奖励来源于景区门票和免费景区的商业活动,门票收入分为固定报酬和报酬两部分。

大唐芙蓉园是曲江文绿管理的收费站点。管理合同规定年度票房收入7986万元为基本报酬,基本报酬按渐进方式划分,但仅超过基本报酬。从10%到50%,曲江文绿可以获得50%~70%的总和,门票收入超过基本报酬的50%。曲江文化不能再划分。

换句话说,曲江文绿签署的管理合同限制了其收入的上限,即约1亿元。然而,作为曲江文绿的景区经理,经营景区的成本将随着客流量的增加而不可避免地增加。

虽然大明宫遗址公园也收集门票,但不与曲江文绿共享门票。它只规定其年度管理费为1.28亿元,其余收入来自商业活动,即景区单独收费。

类似于城墙遗址公园和大唐永眠城,可免费开票,营业收入是唯一的收入来源。

一方面,与曲江新区社会关怀管理服务中心签订的“霸王条款”允许曲江文绿承受无限的潜在成本,同时承受有限的收入。另一方面,景区的营业收入远不如门票收入稳定。

更悲惨的是,即使这种不稳定的营业收入份额也随着托管年数的增加而减少。例如,曲江文绿与曲江新区社会商业管理服务中心签订的管理合同规定,在保管的前五年内不需要划分营业收入,需要与第六年保管相分离。曲江文绿只能获得92%,每五年减少2%。

在肆无忌惮的甲方的残酷镇压下,曲江文绿的净利率多年来只有一位数,今年上半年终于突破了10%,远低于平均利润水平。行业。

曲阜多年来一直在挣扎的盈利能力令人担忧,但其所在的曲江文旅集团也是内部产业链上下游之间相互拖欠的一个大问题。

根据天悦数据,曲江文化的实际控制人是西安曲江新区的管理委员会,其应收账款主要来自同样由曲江新区管理委员会控制的兄弟企业。

西安曲江新区管理委员会于2012年成立西安曲江文化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家大型文化产业集团,持有曲江大厦官岛文化展览区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大明宫投资集团,临沂旅游投资集团,芜湖投资建设公司等公司已在曲江区开展多个景区的建设。

曲江文化控股有限公司持有西安曲江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100%股权,西安曲江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西安曲江旅游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00%的股份,如大雁塔风景区资产管理公司,大唐光大城市文化商业集团,大秦帝国电影和曲江出版传媒投资集团等。跨越景区,影视,出版,展览,业绩,教育等综合性文化产业群。

西安曲江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还控股嘉润荣成地产、沁上地产等多家房地产、广告、工业和旅游开发公司,包括上市公司曲江文旅、曲江文化旅游有限公司的主体。有限的。公开资料显示,曲江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曲江文化旅游有限公司53.2%的股权,曲江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是曲江文化旅游的第一大股东。

曲江文旅作为上市公司,拥有和管理曲江城墙旅游开发、大明宫国家遗产公园管理、大雁塔景区管理服务等景区管理公司。还有一些旅行社。

可以说,曲江新区管委会通过注册控股公司的方式,打造了一个覆盖多个行业、覆盖完整产业链的文化产业集团。曲江文旅是集团内一家A股上市公司。旅游景点和服务的管理对象之一是集团内部。

根据曲江文旅2019年半年报,应收账款余额前五名按欠款情况归集。拖欠的前五名是大明宫遗址保护重建办公室和曲江新区社会管理服务中心。江楼观岛文化展区管理处、曲江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曲江芜湖投资建设有限公司均拖欠管理费5.4亿元,而公司总收入仅6.3亿元。

西安曲江大明宫遗址保护重建办公室是大明宫遗址公园经营管理的委托方。目前,欠曲江文旅管理层2.5亿元。根据合同,大明宫遗址公园自2016年6月起每年管理费为1.28亿元,所欠金额接近两年管理费。

曲江新区社会关怀管理服务中心欠曲江文禄2亿元管理费,是大唐芙蓉园,曲江池遗址公园,唐城墙遗址公园,大雁塔风景区,大唐嵩城风景区和唐慈恩寺遗址公园。管理负责人。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曲江文绿的交易总额为1.64亿元。

在调查信中提到的个人债务人曹鹏更有趣。他的名字首次出现在曲江文女的年度报告中。 2014年,公司以935.5万元的名义记录了应收账款,同年累计发生了68%的坏账。原因是“管理层认为恢复更加困难”。

通过整理后渗透股权结构,我们可以发现曲江文绿拖欠方曲江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是曲江文绿的母公司,是曲江芜湖投资建设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曲江文化控股有限公司也是曲江文绿的实际控制人。

事实上,拖欠管理费是曲江文旅的常态。根据曲江文绿自上市以来的收入和财务数据,可以看出,在过去的七年中,无论曲江文绿的利润是增加还是减少,应收账款余额都在稳步增加。自2014年以来,曲江文绿的应收账款余额已超过当期营业利润。

然而,曲江文绿并非完全是应收账款的“受害者”。它还拖欠下游账户,同时遭受高额信贷。根据年报,曲江文绿过去两年的应付账款余额也高于年度营业利润。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曲江文绿应付账款期末余额占流动负债的59.6%。

最糟糕的是,曲江文绿签订的景区信托合同是一份为期20年的长期合同。合同将于2030年10月31日到期。这种情况很难在10年内彻底改变。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