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矿山哄抬矿价钢企或再陷亏损泥潭

即使在钢铁需求没有显着复苏的情况下,在疲弱的铁矿石市场中,三大主要矿山总有办法“重获生机”。

《经济参考报》最近,从国内钢厂获悉,除了严格控制铁矿石运输并使用高水平的现货招标来提高矿石价格外,最大的必和必拓公司正在使用新加坡全球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通过大量释放和高价手段,达到了飙升矿价的目的。

新加坡全球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是由全球煤炭交易平台建立的。最大的赞助商是必和必拓,该平台也被视为必和必拓为实现铁矿石金融化而发起的另一项攻势。

“过去,三大矿山允许更多的贸易商和钢厂通过公开招标相互竞标。已经获得了更高的价格,并且达到了推高矿物价格的目的。现在已经通过现货平台进行投机。”一位业内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目前,除昌榭矿山外,必和必拓几乎所有股票都在新加坡平台上出售。

令他感到困惑的是,无论风险或成本如何,必和必拓在该平台上的价格都不该高出价格,但自2012年12月以来,无论必和必拓报道了什么。价格方面,总会有大买家在同一天采取“接单”。

根据该行业的不完全统计,自2012年12月以来,新加坡全球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已售出21笔交易。该矿石几乎全部来自澳大利亚,总营业额约为225.5万吨。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12月4日售出的62%的精矿价格为118美元/吨。 2013年1月8日,62%的粉矿交易价格达到155美元/吨。

在“一推一拨”中,整个铁矿石市场开始变得兴奋起来。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目前62%粉矿现货市场价格已经攀升至每吨158.50美元,创15个月新高。不仅如此,由于明年市场的期望很高,一些铁矿石贸易商并不急于出售手中的铁矿石,因此明年铁矿石的价格将上涨。 1月8日,力拓招标了165,000吨61%铅粉招标,以159.88美元/吨的高价成交。伦敦麦格理银行大宗商品研究负责人吉姆列侬(Jim Lennon)在几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感叹道。 “涨幅太惊人了。没人料到这一点。”

这不是三个主要矿场首次通过“不愿出售”和“现场招标”提高矿石价格。回顾以前的记录,早在长期协会的谈判中,三大矿山就在价格谈判的敏感时期利用减少的供应和现货竞标价格推高了铁矿石的现货价格,从而增加了讨价还价的余地。谈判筹码。

华东一家钢铁厂在电话中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不排除一些大型贸易商和矿场达成了某种默契,以共同提高高铁矿石的价格。 “通过必和必拓对市场的垄断和对新加坡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的控制,这样做并不难。”

中钢协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还表示,近来进口铁矿石现货价格一直在持续上涨,有明显的投机和上涨迹象。

令人担忧的是,在现货平台的现货价格人为地“高”之后,作为铁矿石长材协会基准的普氏指数也在上涨。 1月9日,普氏指数已经上涨至159.25美元/吨。

“许多钢厂和矿山签署的长期协会是根据普氏指数定价的。一旦指数价格上涨,这意味着钢厂后一个月的铁矿石成本将增加,这对于钢铁而言工厂的运作将带来很多风险。”分析师接受了《经济参考报》的记者采访。

分析人士说,三大矿山的垄断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即使在钢铁行业利润低的情况下,它们仍然可以获得很高的利润。自去年10月以来,钢价提高了钢厂利润,但与此同时,铁矿石价格的涨幅远远超过钢价,这表明矿山在市场竞争中仍处于主动地位。

根据他的判断,似乎如果矿石价格再次被三大矿山推高,钢厂只能将价格传递给下游,但是钢铁行业的产能过剩和下游需求已经没有明显改善。因此,钢价上涨的空间不大,这意味着钢厂可能会由于铁矿石而再次陷入亏损。 (经济信息日报)

[打印] [关闭]

——